<video id="dnpp3"></video>
<dl id="dnpp3"><delect id="dnpp3"><meter id="dnpp3"></meter></delect></dl>
<dl id="dnpp3"></dl>
<dl id="dnpp3"><delect id="dnpp3"><meter id="dnpp3"></meter></delect></dl><dl id="dnpp3"><output id="dnpp3"><font id="dnpp3"></font></output></dl>
<video id="dnpp3"><video id="dnpp3"><output id="dnpp3"></output></video></video>
<dl id="dnpp3"></dl>
<dl id="dnpp3"><delect id="dnpp3"><meter id="dnpp3"></meter></delect></dl>
<dl id="dnpp3"><output id="dnpp3"></output></dl>
<dl id="dnpp3"><delect id="dnpp3"><font id="dnpp3"></font></delect></dl>
<dl id="dnpp3"><delect id="dnpp3"><font id="dnpp3"></font></delect></dl><dl id="dnpp3"><output id="dnpp3"></output></dl><dl id="dnpp3"></dl>
<dl id="dnpp3"></dl><dl id="dnpp3"></dl>
<video id="dnpp3"><output id="dnpp3"><font id="dnpp3"></font></output></video>
<video id="dnpp3"><dl id="dnpp3"><output id="dnpp3"></output></dl></video>
<dl id="dnpp3"></dl>
<video id="dnpp3"></video>
<dl id="dnpp3"><output id="dnpp3"><meter id="dnpp3"></meter></output></dl><video id="dnpp3"><output id="dnpp3"></output></video>
<noframes id="dnpp3"><dl id="dnpp3"><dl id="dnpp3"></dl></dl><video id="dnpp3"></video>
 
裝修一體化、保障、服務型平臺

幫助中小裝飾、建材實體企業免費實現互聯網+
在世貿大廈空中行走的大師
來源: | 作者:scsbmjz | 發布時間: 2018-08-20 | 351 次瀏覽 | 分享到:
人類,似乎對高處有天生的畏懼和征服欲。無論以我們自身短暫的生命作為度量,還是把歷史作為考察尺度,我們一直在和這種矛盾對抗。

人類,似乎對高處有天生的畏懼和征服欲。無論以我們自身短暫的生命作為度量,還是把歷史作為考察尺度,我們一直在和這種矛盾對抗。


對抗的結果是,大多數人會試圖在兩者之間找到一種可以接受的平衡。但總有人,會固執的選擇后者,征服高度,甚至把它轉化為藝術。


1971年6月,在法國塞納河沿岸的巴黎圣母院,有一場獨特的表演。


在這座古典的哥特式建筑頂部鐘樓的雙塔間,站著一個人,那是22歲的菲利普·珀蒂。


一身黑衣的他,從地面望去,渺小地像線上的一個黑點。但珀蒂在做的,卻是無人嘗試過的挑戰。

珀蒂正在走鋼絲。和所有高空走鋼索的表演者一樣,他手上拿著長長的橫桿,在巴黎圣母院雙塔間緩緩行走,沒有任何保護措施,卻鎮定的像走在平地上。

興之所至,他調皮地玩起了拋物雜技,甚至直接仰躺在鋼索上,絲毫不顧及這些舉動把廣場的游客嚇得面色發白。

這不是菲利普·珀蒂第一次走鋼絲,更不是最后一次。

1971年6月,他漫步于法國巴黎圣母院128米的上空。

1973年6月,他在澳洲悉尼134米高的海港大橋頂閑庭信步。

身向高空,生死一線,卻只是這位雜技藝人的兩次練手。

他的目標,是彼時世界最高的建筑,911后不復存在的紐約世貿雙子塔。

“很久很久以前,人們總是用這句話作為童話故事的開頭。事實上,我的人生也是個童話”,珀蒂說。

菲利普·珀蒂來自法國,是一名高空走鋼絲藝術家。

父親是一名作家和部隊飛行員,珀蒂卻從小就偏愛雜技戲法。在眾多花樣里,他癡迷于征服高度,16歲,珀蒂自學了高空走鋼索。

剛學會的短短一年內,珀蒂在把可以在細細一根鋼絲上做的事兒,練到了極限。拋物雜技、前后空翻,單輪車......但這些對珀蒂來說遠遠不夠。

珀蒂和女友走鋼索

他覺得,這不夠“瘋”和“美”,直到17歲,他遇到夢的緣起。

17歲的少年去看牙醫,等待的間隙,他從打發時間的雜志上看到了一則消息:尚在建設中的美國世貿中心,在未來的一天,會成為世界最高的建筑。

這是珀蒂第一次看到世貿雙塔,一團火焰在他心里燃的熱烈,如果能在雙塔間展開高空行走,那該多么美妙!

一時間,珀蒂什么都不顧了,他在一個噴嚏的掩護下,撕下了報紙上的那頁報道,奔出診所。其他病人看到少年突然激動的行為,像看一個瘋子。

別人眼中的“瘋子”,這個名號,從珀蒂瘋狂的夢想啟動的一刻,就跟了他一生。

總有人會毫無緣由地去做些旁人看來莫名其妙的事情,而這成了珀蒂的童話。年幼時莫名其妙的喜歡上高空走鋼索這件事兒,看到世貿大樓照片的第一眼,又把征服它作為一項事業。

“我自學走鋼絲表演,沒有做夢征服宇宙,但卻夢想能成為一位征服美妙高度的詩人?!?/span>

此后,珀蒂在兩棵樹間搭起繩索,反復練習。巴黎圣母院、悉尼海港大橋成了逐夢路上的階梯。夢想和現實的距離有多遠呢,對珀蒂這個“瘋子”來說,是6年。

1974年,珀蒂25歲。那一年世界最高雙塔世貿中心建成。

可當珀蒂第一次從巴黎飛到紐約,真正站在世貿中心樓下時,他的內心有些崩潰。

這和他想的完全不同,印象里報紙上鋼架還裸露著的巨大建筑,變得宏偉華麗,但同時,也戒備森嚴。

從走進大樓那刻起,進來的目的,電梯停到哪一層,都要經過身份認證和多次問詢。

在這樣的情況下,珀蒂意識到,要秘密地把上噸的裝備運到頂層,再花上幾個小時安裝鋼繩,完全是不可能的事。尤其是,無論在圣母院還是海港大橋,驚艷的表演之后等待珀蒂的,都是當地的警察。在他們眼里,他是擾亂公共治安的危險人士。

珀蒂打從一開始就不打算做正規的合法的表演。但顯然,他不知道,即便是剛建成的世貿大樓,讓他偷偷溜到頂樓完成表演,簡直難如登天。

認清事實的珀蒂開始醞釀一個大計劃。

珀蒂是個“瘋子”,不過所幸,這個“瘋子”有愛人和一群朋友。為了幫助珀蒂,他們聚在了一起。

最開始一段時間內,珀蒂像個間諜一樣,每天在大樓對面悄悄的注視著這座世界之最。

有一次,他不小心踩到了附近施工場的廢鐵釘,腳被重傷。但珀蒂卻把那枚釘子形容成了命運的轉折。

因為腳傷而不得不拄著拐杖的珀蒂發現,他進入大樓開始變得輕而易舉。保安不會對拄著拐杖的人再三詢問去哪兒,甚至沒人查他的身份證。

這讓珀蒂心花怒放。之后許多次,他靠著拐杖的偽裝,成功溜到了頂樓,開始做縝密的偵查。

如何運裝備,如何系鋼索,尤其是,如何躲過警衛的巡查,世貿中心樓頂的墻上滿是這位雜技藝術家的涂鴉。珀蒂甚至和好友租了直升機,從上空觀察頂樓的情況。

但很快,他們遇到了第一個難題,怎樣用繩索將遙遙相望的兩塔連接?

有趣的是,他們的辦法最終回歸了最質樸的法子,用弓箭。

這是珀蒂的好友,路易斯提出的辦法。線軸上的釣魚線一端系在箭尾,當路易斯把弓箭從北樓射向南樓。細弱的釣魚線,成了兩座樓最初的連接。之后,細繩、鋼索一點點在兩棟樓之間的傳遞就容易得多。

珀蒂做了一個雙塔的模型,向好友展示怎樣系鋼索和安全繩。

而這一切,包括怎樣在風中保持平衡,在珀蒂和愛人安娜建造的秘密訓練基地里,他們演示了無數次。

怎樣混入安保嚴格的大樓,成為他們第二個的難題。

珀蒂至少看了上千遍電影,模仿怎樣騙過警衛,自然地出示證件。他還找了外援,巴里·格林豪斯,紐約州政府保險局研究所副主任。

他們的原計劃是,兩撥人偽裝成運貨員,分別帶著裝備,通過運貨電梯,登上雙子塔的南樓和北樓82層。而那一層,正是巴里的辦公室,他會安排人員分別在南北樓接應。到達82層后,兩撥人再通過樓梯直接到塔頂。

1974年8月的一個下午,他們的計劃開始了。

珀蒂和小伙伴,帶著偽造的公司文件、貨單和通行證,闖入了世貿雙子塔。

但顯然,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。

珀蒂和好友遇到了不少意外。電梯員按錯了樓層,好友臨時反悔離開,好不容易登頂,他們又與巡查的警衛,玩起了長達幾個小時的貓鼠游戲。

過程中,好友們心驚膽戰,珀蒂卻一直保持著相當興奮的狀態。 “舞臺”搭建好的時候,已經是8月7日清晨。天剛蒙蒙亮,紐約上空還彌漫著一層薄霧,隔著黑暗,珀蒂看到對面南樓,好友路易斯在朝著他揮手。

是走向好友,還是走向夢想,一切都不重要了,珀蒂開始了他的表演。

“我在想,如果掉下去了,那真是一場唯美的死亡!”

珀蒂站在建筑的邊緣,一腳已經踩在了鋼索上,當另一只腳離開地面的一瞬開始,他就是在與死亡做斗爭。

珀蒂站在當時世界最高的世貿雙子塔頂,410米。遠處的自由女神像,聯合國大廈,看上去都如此渺小。甚至無法確定,地面上的人是否看得到他。世貿大樓太高了,頂部的樓層隱入云層已經有些看不清。

珀蒂的愛人Anna站在樓下,心驚膽戰,卻始終仰頭注視著,云層后的天空。

她隱隱約約看到雙塔之間的一條黑線,有個黑點在漸漸移動。

珀蒂在云端漫步。他在世界第一高樓之間,實施著瘋狂而優雅的“藝術犯罪”。

兩座樓間的鋼索上,珀蒂走的很穩,但死亡近在咫尺,稍有不慎,就會墜入深淵。只有他自己完全在享受這場表演。整整45分鐘,珀蒂拿著橫桿,在雙塔間來回了8次。

他臉色專注,偶爾停步,躺在鋼索上,躺在415米的高空中,再站起來繼續走。

地面上的人群開始聚集,驚叫,所有人都注意到了漸漸清晰的天幕下,那個攝人心魄的身影。

不久,世貿中心樓下警車開始呼嘯,警察出現在了樓頂上。

珀蒂開始大笑,他慢慢走近樓頂的警察,快靠近時,又惡作劇地轉了個身回到中間,再次嚇傻了樓頂的警察。

珀蒂在鋼索上屈膝,做了一個鞠躬的姿勢,像是在謝幕。

可當驚艷的表演落幕,在珀蒂落地那刻,警察銬住了他的手。

警察逮捕了珀蒂和他的同伙,但這次事件的結尾卻不是以嚴肅收場。

紐約的地檢官和珀蒂做了個交易,讓他在街頭做一些小表演,來抵消他的危害公共治安罪。

整個紐約市民都愛上了這位勇敢的藝術家。珀蒂給這個城市鋼筋鐵板造就的最高建筑,添了一絲瘋狂和自由的氣息。

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他了。媒體不斷的采訪和追問,重復著一個問題,“為什么?為什么不顧生死做出這樣的壯舉?”

“沒有理由,”珀蒂說,“我剛剛完成了在世界之巔跳舞,你們卻只會追問我為什么?”

珀蒂對這些問題感到荒謬。他一直這么張狂而驕傲,他是勇敢的逐夢者,不過可惜的是,從來沒有學會感謝。

世貿中心雙子塔間的一場高空走索,讓珀蒂一舉成名。所有人記住了他,改編自他事跡的動畫、電影相繼上映。

2008年,還原珀蒂壯舉的紀錄片《走鋼絲的人》,獲得了第81屆奧斯卡最佳紀錄長片。

但是這部紀錄片里,也不可避免的記載了,驚艷世人的表演背后的故事發展。

現實里的珀蒂在1974年8月7日,完成了夢想。但走下鋼絲回到地面之后,他卻沒有對支持他六年的好友和愛人,說一句謝謝。

珀蒂的一位伙伴因為這次事件,被永久驅逐出了美國。珀蒂失去了整個團隊的友誼,和女友的戀情也走到了盡頭。

世貿雙塔的高空走索,成了他生命里最閃耀的一次狂歡。之后,像煙火短暫絢爛后的墜落,緣分終結,曲終人散。

2001年的911事件后,紐約世貿雙子塔被炸毀。高空走索人菲利普·珀蒂的一場關于友誼、愛情、瘋狂夢想的冒險,也像這棟建筑一般,被永遠留在了影視作品中。

許多人年少時可能做過一次“夢”,夢里一往無前所向披靡,對站在所有人目光中心,享受無盡的鮮花和掌聲迫不及待。直到這些傻氣中二的夢想被裝箱收藏,好像完成了關于成長的儀式。再看那些夢想,已經沒有了所謂的意義和理由,只剩下孩子氣。

有人說,菲利普·珀蒂的冒險,讓人看到了逐夢者的不顧一切,也看到了人性的復雜和拷問。

但是,盡管故事的結尾讓人唏噓,心灰甚至憤怒,這位征服高空的藝人,還是用生命里最閃耀的一刻,展示了另一種回答,完成一個瘋狂而中二的夢,不需要理由。

從他踏上鋼索的第一步起,菲利普·珀蒂就知道,他不會老。

性奴之军妓完整版电影,日本av视频,他扒开我奶罩吸我奶头强迫问 性奴之军妓完整版电影,日本av视频,他扒开我奶罩吸我奶头强迫问,最新亚洲av日韩av二区,国产一区,小寡妇一夜要了六次
<video id="dnpp3"></video>
<dl id="dnpp3"><delect id="dnpp3"><meter id="dnpp3"></meter></delect></dl>
<dl id="dnpp3"></dl>
<dl id="dnpp3"><delect id="dnpp3"><meter id="dnpp3"></meter></delect></dl><dl id="dnpp3"><output id="dnpp3"><font id="dnpp3"></font></output></dl>
<video id="dnpp3"><video id="dnpp3"><output id="dnpp3"></output></video></video>
<dl id="dnpp3"></dl>
<dl id="dnpp3"><delect id="dnpp3"><meter id="dnpp3"></meter></delect></dl>
<dl id="dnpp3"><output id="dnpp3"></output></dl>
<dl id="dnpp3"><delect id="dnpp3"><font id="dnpp3"></font></delect></dl>
<dl id="dnpp3"><delect id="dnpp3"><font id="dnpp3"></font></delect></dl><dl id="dnpp3"><output id="dnpp3"></output></dl><dl id="dnpp3"></dl>
<dl id="dnpp3"></dl><dl id="dnpp3"></dl>
<video id="dnpp3"><output id="dnpp3"><font id="dnpp3"></font></output></video>
<video id="dnpp3"><dl id="dnpp3"><output id="dnpp3"></output></dl></video>
<dl id="dnpp3"></dl>
<video id="dnpp3"></video>
<dl id="dnpp3"><output id="dnpp3"><meter id="dnpp3"></meter></output></dl><video id="dnpp3"><output id="dnpp3"></output></video>
<noframes id="dnpp3"><dl id="dnpp3"><dl id="dnpp3"></dl></dl><video id="dnpp3"></video>